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注册 
新闻 国内 国际 地方 百姓呼声 专利 便民 企业 文明
视频 电视 直播 广播 娱乐社区 图片 娱乐 旅游 摄影
房产 楼盘 房源 廉租
健康 名医 整形 中药
衣食住行 地方线路 特色小吃
旅游胜地 热门景区 景点文化

疫情中失学的肯尼亚女童:剧增的割礼、童婚、

发布时间: 2020-09-22 04:07   

  原标题:疫情中失学的肯尼亚女童:剧增的割礼、童婚、怀孕

  来源:纵相新闻

  撰稿 | 记者 程靖

  今年3月,在首次报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后的第三天,肯尼亚政府决定关闭所有学校。

  13岁女孩古玛托所在的加布拉(Gabra)骆驼游牧部落位于肯尼亚东北部的半干旱地区。直到今年三月,古玛托都身着粉色衬衫和深蓝色校服裙上学。

  她喜欢上学,梦想成为科学老师。但如今,学校停课了,她的梦想比任何时候都要遥远。

  回家几周后,古玛托的父母决定让女儿接受割礼。这种外阴割除手术已被肯尼亚政府禁止,但在某些游牧部落里仍在实行。未经消毒的“手术”过后,古玛托的身体负了伤。她担心自己被很快被父母许配给某个男子。

(图说:古玛托停课回家后,被父母要求接受了割礼。图/Al Jazeera)(图说:古玛托停课回家后,被父母要求接受了割礼。图/Al Jazeera)

  而对于像古玛托一样的肯尼亚女孩来说,新冠疫情下的停学并非只是教育的缺失——回到家,她们遭受割礼、被迫童婚和未成年怀孕的风险大大增加。而如果学校不复学,这种风险将伴随着所有“新冠一代”的女孩子们。

  学校“安全网”不复存在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自2011年颁布法律禁止割礼以来,割礼在肯尼亚15-49岁女性中的实施率从28%下降到了21%。

  但在不同地域和文化中,对割礼传统的抛弃程度也有所不同。在肯尼亚西部,割礼的实施率只有0.8%;东北部某些加布拉和博拉纳游牧部落(索马里-奥罗莫族)生活的地区高达97%;在肯尼亚南部马赛族人的聚居区,割礼实施率也达到78%。

  总部位于肯尼亚的医疗组织“Amref非洲健康”的协调员加巴巴指出,学校对于女童来说是强大的“安全网”:老师会向学生介绍女性割礼的风险;学校开学时,如果有女孩被发现可能会接受割礼,同学会向老师报告,学校会报警,这会阻止很多家长给女儿实施割礼。

  加巴巴与古玛托同来自加布拉部落,她提倡缩短学校假期,因为假期对女孩来说非常危险,“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的学校一直不开学,会给女童带来怎样的灾难!”

(图说:古玛托(右)和妈妈。图/Al Jazeera)(图说:古玛托(右)和妈妈。图/Al Jazeera)

  古玛托的妈妈对半岛电视台记者说,她一直希望给女儿割礼,因为加布拉部落的男人只娶割礼过的女人。

  “学校关门我们很开心,这是个给女孩割礼的好时机。平时学校放假时间太短了,(割礼之后)康复不了。”古玛托的妈妈坐在家中的地上,身旁生着一小撮篝火。

  四月初,古玛托和另外两名同龄女孩被带到另一个村子。她们被要求用冷水清洗私处(一种村里流行的简易麻醉方式),然后一个接一个被割礼。

  据古玛托回忆,割礼的过程“极其痛苦”:两个女人从后面扣住她,另外两个女人从前面抓住她的双腿,还有一个女人遮住她的双眼,最后一个女人实施割礼。

  尽管痛苦,但古玛托不能尖叫、不能哭泣,“她们对我说,如果我尖叫、哭泣,我就是个胆小鬼,没有人会愿意娶我的。”

  割礼后,她们没有得到任何消毒或治疗措施。“没有人给我清理血迹,我的腿被绑在一起,绑了四天。我想上厕所,只能尿在尿盆里,她们还不让我喝水。”

  七天后,女孩们终于回到家。古玛托的伤口感染了,整整两个月,她疼到无法走路,至今在小便时,她依然能感到疼痛。

  古玛托担心,由于家庭贫困,自己很快会被父母嫁出去,“在我们部落,传统观念是一个女孩被割礼后,就是准备好嫁人了。我们家很穷,只有5只绵羊,7只山羊,连骆驼都没有。”

  在新冠疫情前,古玛托的父亲在村子里做建筑工,但疫情暴发后工地停工了,古玛托一家没有了收入来源。“如果我结婚,我爸爸会收到3头骆驼作为彩礼。”古玛托说。

  疫情下的停学:父母可以为所欲为

  割礼并非女童面临的唯一风险:随着学校关闭,女孩们更有可能遭到性侵、被强迫童婚。

  肯尼亚性别事务部开设的国家援助热线报告称,疫情以来,他们接到的求助电话是疫情前的十多倍——2月接到了86次电话,6月则接到了1108次。

  其中,许多电话报告称有女童被强奸。除了肯尼亚,许多国家童婚、强奸和割礼相关案件数量都有所增加。

  据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预测,在疫情发生之前,全球每天有3.3万女孩被迫童婚;今年约有410万女童预计会被实施割礼。由于新冠疫情影响,至2030年,全球被迫进入童婚的女孩或比预计多约1300万,可能接受割礼的女童将比预计多200万人。

(图说:左二女子在为当地妇女宣传童婚和割礼危害。图/Al Jazeera)(图说:左二女子在为当地妇女宣传童婚和割礼危害。图/Al Jazeera)

  而疫情暴发后,反对割礼的公益宣传活动、从童婚和割礼中营救女孩的行动多被中止。

  肯尼亚加吉亚多县救援中心的创办人南古来(Nangurai)说,由于防疫要求,中心收留的52个女孩中有24个必须送回家。但她担心,女孩们回家会接受割礼,还有可能被迫童婚。

  尽管中心与父母们签署合约,承诺不让女儿们接受割礼或过早结婚,但不幸的是,已有2名女孩回家后被威胁要接受割礼。

  加巴巴说,由于学校关闭,老师离开,一些国际组织工作人员出于感染风险也离开了,加布拉游牧部落的家长和老人认为,现在对家中女孩们可以“为所欲为”。

  (图说:肯尼亚伊斯奥罗县一所小学教师穆尔基·阿布迪卡迪尔担心,疫情停学对女孩子的影响尤其大,许多女孩被强奸或诱奸。疫情之后或许只有一半女孩能回到学校。图/Al Jazeera)  (图说:肯尼亚伊斯奥罗县一所小学教师穆尔基·阿布迪卡迪尔担心,疫情停学对女孩子的影响尤其大,许多女孩被强奸或诱奸。疫情之后或许只有一半女孩能回到学校。图/Al Jazeera)

  “家长们告诉孩子,新冠病毒会一直存在,学校永远不会开学了。一些女孩在娘胎里时就定了娃娃亲,女孩的父母们甚至觉得,她们呆在家里是浪费时间。”加巴巴说。

  “此外,新冠疫情让许多家庭面临着经济困难,由于防疫要求,牲畜转运十分困难,游牧部落的收入锐减,因此父母着急把女儿嫁出去好换得彩礼。”

  据肯尼亚媒体报道,包括马尔萨比、卡吉亚多县等地,自全国学校关闭以来,活动人士已营救了数十名被迫童婚的女孩。

  但加巴巴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童婚案例出现,“9月是结婚的好时节。”

  肯尼亚的中小学尚未复课。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撒哈拉以南非洲的39个国家中,只有6个国家的学校已全面复课。

  “疫情已经把我的人生毁掉了。”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女孩萨拉说。萨拉今年15岁,封城前在上高中一年级。萨拉和家人居住在基贝拉贫民窟,父母平日打零工为生,母亲洗衣、父亲做建筑工。

  疫情暴发后,一家人失去了收入。萨拉说,疫情前自己在学校吃午餐,在家吃晚餐,“但我现在经常一天都没有饭吃。”

  萨拉说,自己常常跟一些声称能弄到食物、衣服和卫生巾的女孩在一起,但有一次却被给她买食物的男孩强奸了。萨拉怀孕了,被愤怒的父亲威胁要取她的性命。为了躲开父亲,她和母亲、姐妹搬出贫民窟,睡在附近的市场里。

  萨拉认为,如果学校不关门,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图说:居住在基贝拉贫民窟的萨拉。图/Al Jazeera)(图说:居住在基贝拉贫民窟的萨拉。图/Al Jazeera)

  “新冠一代”会永远失去机会吗?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全球停学监控项目”统计,非洲11国自3月起关闭学校至今,已导致超过1.21亿学生失学。由于广播、电视、电脑等通讯设施匮乏,许多学生无法上网课。据该组织估计,全球约有3000万学生可能永远都无法回到学校。

  近日,由275名各国前领导人、经济学家和教育学家组成的小组表达了对“新冠一代”孩子的担忧:孩子们失学后,可能会永远失去发展机会。

  “他们是全球最弱势的儿童,教育是唯一改变他们命运的途径,但这条路径快要关上了。对许多未成年女孩来说,在学校上课是抵御童婚和开拓人生可能性的最好方式。”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呼吁非洲各国政府尽快安全地开放学校:“学校不仅给非洲人铺平了成功的道路,还给许多处于艰难时世的孩子以成长和发展的避风港。我们绝不能一意孤行地只顾防疫,让这些孩子成为’失落的一代’。”

  但要全面复学并不容易——洗手是遏制疫情传播的重要方式,但肯尼亚大多数公立学校没有自来水或根本没有水;学校人满为患,通常一间教室有60多名学生,学生需要共用课桌,保持1.5米的社交距离也是难事。

  根据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儿基会的报告,撒哈拉以南非洲只有1/4的学校有基本的清洁设施,44%学校有饮用水,只有47%有基本的厕所。

  寄宿学校的开放更难——在很多学校宿舍里,8名或以上学生需要睡在一间房。

  “没有人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重新去上学。”肯尼亚伊斯奥罗县赛义德·法蒂玛女子寄宿学校的学生、17岁的艾力努尔说。赛义德·法蒂玛学校3月16日关闭,至今没有计划开学。

  艾力努尔来自博拉纳部落,割礼和童婚现象至今十分普遍。

  她未来想做一名记者:“我想为没有话语权的人发声。”

  “学校停课让人很沮丧。最近我在树下学习的时候,有个男人走过来说,’你别浪费时间了,把书都烧了吧。学校不会再开学了。’”艾力努尔说。

(图说:17岁的艾力努尔停学前从学校拿回了书籍。图/Al Jazeera)(图说:17岁的艾力努尔停学前从学校拿回了书籍。图/Al Jazeera)

  对于艾力努尔这样来自游牧部落的孩子来说,失学意味着历史的倒退:“在我们村里,很多人都觉得女孩子是不应该读书的。女孩子生来就应该在家带娃。现在学校停课了,这种思想越来越强烈了。”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上一篇:英国苏格兰地区将在未来几天实施更多防疫措施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文章

渝icp备13002140号-1 三亚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 www.cqhef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