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注册 
新闻 国内 国际 地方 百姓呼声 专利 便民 企业 文明
视频 电视 直播 广播 娱乐社区 图片 娱乐 旅游 摄影
房产 楼盘 房源 廉租
健康 名医 整形 中药
衣食住行 地方线路 特色小吃
旅游胜地 热门景区 景点文化

豪情阿朵 江湖侠女莫过此

发布时间: 2020-09-22 05:05   

和一开始抱着参加青歌赛想法来到节目的阿朵不同,再次站上舞台的她变得更愿意表达自己了,“我们可以为了爱放下,我们也可以为了爱去战斗”,显然,阿朵已经将自己调成了战斗模式。无论是刚开始主动争取做队长,还是每次表演结束后不遗余力的拉票,阅历积淀的魅力都当下尽显。 那段团战后的拉票宣言更被网友称为教科书级别的拉票模版,也是整期节目中最共情的地方之一,“输赢对于两个冠军团来说,对她们来讲是输赢,但是对我们复活团来说是命运,所以这群姐妹的命运放在你们手中,请你们投票。如果你曾经也在生活当中被拒绝过,被否定过,被淘汰过,但是我想要告诉你,不要气馁,因为你不是次好的,你们就是最棒的。”

昨天,#阿朵 我晋级是因为这七个女孩# 的话题也在热搜上挂了整整一天,每个看过《乘风破浪的姐姐》复活赛的人,应该都会感受到隐藏在这句话背后的爱与不舍。 七位姐姐再度归来,只有孟佳和阿朵进入总决赛,虽然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但对于从小就是军人的阿朵而言,集体荣誉感是她如影随形的东西,身为队长的她被复活,队员反而离开,这感受其实很复杂。所以知道复活消息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愣住了几秒,随后红着眼眶哽咽着说出了那段心里话:“我晋级是因为这七个女孩,所有人共同的努力,这个票不是投给我一个人的,这个票是投给我们七个人的,是因为我们七个人,是复活团七个人的努力。”

被复活是七个人的共同努力,但阿朵也是真心值得。复活赛个人solo表演的《缘分一道桥》一开嗓就惊艳全场,堪称降维打击。抛开实力不说,她本人侠骨柔肠的魅力也足够了。

在阿朵身上最先看到的,其实是她一直身先力行的女性互助,初期看《浪姐》时的很多次感动都是阿朵给的,尤其是她和袁咏琳的友情。袁咏琳当队长因为姐姐们不了解她风格没人选她的时候,是阿朵站出来,几个大跨步就走向了她。袁咏琳在车里担心自己当不好队长哭的时候,阿朵安慰她“这是你的功课”,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坚定的话。

后来袁咏琳拿到阿朵淘汰手卡,哭到站不起来,也是阿朵平静的抱着她说,“我很高兴你留下来了,如果我们俩中间一定要走一个人的话,那就我走,这些我曾经体会过了,但你一定要去经历去感受。”甚至在回去的车上,她还在想着袁咏琳一定要把这些年沉淀的力量展现给大家。

有人问过阿朵,如果再回到舞台,会让自己狼性强一些吗?她给了一句依旧温暖的回答:“我的本领不是用来掠夺的,是用来保护我的同伴。”就像她阐述的对于队长的理解,“队长就是一个服务者”,所以在知道沈梦辰别无选择后,她把《屋顶着火》让给了她,尽管她已经有和这首歌更契合的改编思路。

节目外的阿朵也依旧秉承着女性互助力量,前段时间她被宋小女的事情感动,特意录了一个视频为她唱歌,视频中的阿朵有些哽咽,“关于你的故事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觉得就叫义薄云天。”她为宋小女唱的那首歌叫《世间没有一无所有的人》,歌词极尽美好,写进人间真善,“你拥有着善良、勇气和坚强,还有那温柔和真诚的心。”善良的人最容易看见彼此,但最感动的,还是阅尽千帆过后,她们的人生底色依旧是爱与温柔。

把阿朵形容为快意恩仇的江湖侠女,并不只是因为她在《缘分一道桥》中充满武侠风的扮相,她过往二三十年的经历,仔细看来其实都在谱写着一曲侠女之歌。 从小就是自己做选择的主动人生,7岁登台演出,10岁艺校全校第一,13岁去当兵,20岁决定转业北漂做歌手,被日本知名音乐人看中签约,随后又签约正大国际与太合麦田。25岁登台春晚,一首《再见,卡门》迅速拉开事业巅峰期,留给大众的印象也由此被性感捆绑。之后激流勇退,选择回到山里潜心研究音乐,成为苗族鼓舞非遗传承人,再回来时她已然成为演奏新民族音乐的艺术家。 离开的那些年,阿朵称她在做的事情就是倒空。倒空她在过去十年中所学的所做的,重新认识自己,也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就像她在歌里面写到“我的生命裂了缝,阳光才能照进来。”每种经历都是养分,对阿朵而言,待在山里的那五年也让她迅速获得精神上的充盈,追根溯源的研究新民族音乐,她可以乘风破浪,但彼时的她内心一定是风平浪静。

如果说当初的离开是身心俱疲,再度回归的阿朵则是踌躇满志而来。2017年11月12日,她发了一条自我重塑的微博:“忠于梦想,忠于自己,忠于所有的爱。我用5年干了一件事,为了这片生养之地正式汇报一声:新人阿朵‘死里复活’。” 这不是她一个人的回归,而是一群人的回归。新民族音乐不是单纯的自嗨,而是一群民间音乐人在为了推广民族音乐和非遗文化而致力前行,这不仅仅关乎艺术,更是被赋予了很多责任。于是阿朵用两三年的时间成为一个幕后的创业者,她成立“生养之地”厂牌,签约一众民族音乐人,2017年发表《死里复活》原声专辑,2018年继续发布合辑大碟《未来民族》,再后来她开始出来参加节目,为的也是只有被看到,才会有更多人去听她们的音乐。

阿朵被淘汰后,一直等着为她拉票的好友大左没有等到阿朵为自己拉票,反而等到了阿朵为别人拉票的微博,但无关紧要,几乎每个喜欢阿朵的朋友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为她助力,大左写了很长的微博,里面提到阿朵希望能用自己的经历鼓励所有的女性。所以,她来了。“她的业务能力开始被发现被认同,她成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姐姐。”

对《乘风破浪的姐姐》来说,一场有关女性魅力的夏日狂欢即将落下帷幕;但对于阿朵而言,有关她和新民族音乐的一切还将继续扬帆起航。“退出,回归,新生,重回江湖只是第一步。我想要做一颗新民族音乐的种子,在这片土地生根发芽,沐浴阳光、历经风雨,终有一天,这里会成为一片大草原,然后继续向远方蔓延。” 有关阿朵和新民族音乐的一切,我们依旧期待。

上一篇:冷冽而复古的周震南 少年的博物馆奇妙夜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文章

渝icp备13002140号-1 三亚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 www.cqhef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