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登录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注册 
新闻 国内 国际 地方 百姓呼声 专利 便民 企业 文明
视频 电视 直播 广播 娱乐社区 图片 娱乐 旅游 摄影
房产 楼盘 房源 廉租
健康 名医 整形 中药
衣食住行 地方线路 特色小吃
旅游胜地 热门景区 景点文化

为交易房产下载7个APP 智能时代:不动手指不行的

发布时间: 2020-09-22 04:21   

一些超市里的手推车扫码才能用,房产交易有的APP使用前得先学习17页Word文档

智能时代:动动手指就行,岂能不动手指不行?

本报记者 赵琛《工人日报》(2020年09月03日 04版)

阅读提示

数字化、移动化服务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捷,但也带来了困扰。随着生活中越来越多的基础性、日常性服务被“装进”手机,“不带手机出不了门、没有APP办不了事”成为智能时代的常态。

扫码点餐、云上缴费、网上订车、线上买菜,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只要有手机或者平板电脑,“动动手指”就可以享受到多种生活服务。

然而,各色数字化、移动化服务在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困扰。随着生活中越来越多的基础性、日常性服务被“装进”手机,“不带手机出不了门、没有APP办不了事”成为智能时代的常态。

有消费者直言,“动动手指就能享受到的方便,渐渐变成了不动手指不行的负担。”

“不装APP,很多事情办不了”

“现在很多事情都要在网上办理,但是我不太会用手机里的应用软件,都得找人帮忙。”年过六旬的李大爷,住在北京市西城区。因为多年前就办理了内部退养,李大爷社会交往并不多。

一次需要乘坐出租车回家时,李大爷站在马路边招徕车辆,但停下来的都是其他乘客通过手机APP提前预定的。手机里没有装打车软件,也不会在线操作的李大爷等待了近1个小时,最后只得打电话给家人寻求帮助。

难倒李大爷的并不仅仅只有出行这一件事。“去了趟超市,发现使用手推车都要先下载APP,扫码后才可以使用。”李大爷感到很费解,明明是随手一拉的事,为何非要靠手机。虽然超市方面称有人工解决的途径,但并未在显著位置标明,现场也没有专人进行解释和引导。

记者在超市手推车前看到,不仅许多老年人放弃了使用手推车,不少年轻人也抱怨扫码用车很麻烦,“只要进店,就有扫不完的二维码。”

“虽然声称非强制下载APP,但产品设计的逻辑是‘软强制’,人为设置障碍。”北京市民张小姐向记者表示,现在大到单位办证,小到水电缴费、购物买菜,都可以在手机上完成,的确便利了生活。但现在,有些企业和单位将原本常规、基础的服务与APP强行捆绑,不下载就办不了事。

记者采访发现,一些老年人不仅要克服APP使用障碍,还不时担心个人信息和资金的安全,每次点击手机屏幕前都得仔细斟酌,害怕操作出现风险。李大爷感慨说:“毕竟年纪大了,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有所下降。如果越来越多的事都得下载APP才能办,那真是一道又一道的坎儿。”

“为了交易房产,我下载了7个APP”

近1个月来,正在出售自家房产的李女士已经为房产交易下载注册了7个APP。“除了之前已经提前下好的一个支付APP,现在又多了另一个支付类APP、一个政务类APP、两个房源类APP和三个分别涉工资、公积金和贷款发放的银行APP。注册的时候,这个APP要求设置密码要数字开头、那个又要求包含特殊字符……”

李女士说,签合同那天跟买家只谈了半小时,下载注册APP却耗费了1个多小时。李女士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款售房流程中只会用到一两次的APP,使用前得先学习17页图文并茂Word文档、完成人脸识别验证才能够登陆。李女士刷脸时,经过五六次人脸识别失败后,戴上隐形眼镜才顺利登陆上APP,完成相关流程。

需要多个APP共同“折腾”的场景也出现在校园里。洗衣装个APP,打水装个APP,连WIFI装个APP,查成绩装个APP……近日,北京某高校的大学生张欣悦向记者表示:“进入校园要下载多个APP,普通手机的内存不够用。”

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末,我国国内市场上监测到的APP数量为357万款。极光发布的《2020年Q1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移动网民人均安装APP总量为63款。

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近年来国内应用市场发展很快,但这并不代表真实的使用需求。一方面,少数领域APP扎堆同质化问题严重;另一方面,大量APP设计不友好,功能单一,缺乏整合。

“说的是服务,到最后都是生意”

在北京市西城区一家金融机构工作的陈女士说,虽然有各种场景需要下载APP,但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清理掉并不常用的APP。“APP太多太泛滥了,很多原本线下顺手就能解决的问题,非得做个APP。”

“我们这做的APP,都必须完成一定的下载量,可能是公司有指定任务或上报了一定产出,有业绩考核的需要。”在北京从事互联网应用开发的程序员孟昕对记者说。此外,互联网最有价值的数据是用户和用户信息。“促使用户下载APP可以获得一些权限,比如购买记录,可以分析用户行为、做用户画像,方便将来做运营推广。”

8月3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2020年第四批存在问题的应用软件名单显示,未完成整改的APP普遍存在违规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强制索取权限、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等问题。

记者梳理发现,位置信息、相机麦克风、通讯录和通话记录等等,均为各类APP常要求获取的权限。一些APP甚至会要求获取用户面部特征等生物特征信息。

“说的是服务,到最后都是生意。”最近,陈女士按照公司要求,下载了一款打卡APP。APP页面里充斥着“精准推送”的广告,还设置了诸多社交功能,让用户进行生活分享。陈女士说:“增加黏性、诱导消费,套路我都懂。个人信息可能泄露,风险我也知道。但没办法,不下载APP,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责任编辑:施晓娟)

上一篇:8月份二手房成交量自然回落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文章

渝icp备13002140号-1 三亚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 www.cqhefu.com